游子离乡愁

正月初月,要回深圳上班了,走完亲戚回家拿行李。

妈妈在我出行时准备了一大堆的腊鱼、腊肉,不厌其烦的说要我多带一些。

我总是说:够了,够了,一个人吃不了那么多的。

她还是往我的包里去塞,塞鼓塞满了才作罢。

 

最后我启动车子,带着行李缓缓向县城方向驶去。

没敢看爸妈他们的眼睛;

后来听媳妇说,“妈妈看我走时,眼睛都是呆呆看着我,红红的”

 

妈妈在我读初中的时候,就选择外出广州打工。

老实说,初中的自己还是蛮缺母爱的。

印象中,每年母亲也就过年回一趟,打工带回辛苦钱及买给我们的零食。

读高中时候去看我时,

带上了一大袋子的水煮鸡蛋。

那会儿天气太热,没吃一两天,所有鸡蛋都坏了。

 

读大学时,妈妈打工时手受了工伤,回家跟爸爸一起在老家的工厂里干活。

供起了我跟妹妹的学费。

 

终于后来毕业了,我选择了当初跟妈妈一样的路子。

去南下打工,打拼了许多年。

而今也已结婚生女。

 

在县城晚上住得那天,第二天一大早就要去市里赶最早一班的火车。

女儿(4岁了)懂事的陪着我一起玩,拉着我给她讲童话故事书。

然后很认真地跟我说:“爸爸别出去打工了,就在家里可以不?”